秋那个寂

不患莫己知,求为可知也。

你是不是……

光忠:“你……”

秋寂:“我……”

光忠:“是不是恋爱了啊……最近。”

药研:“!!!”

鹤丸:“!!!”

秋寂:“……你们从哪冒出来的”

药研:“我是不会允许大将早恋的!!”

鹤丸:“你才多大啊!!谈什么恋爱!!”

秋寂:“我…我没有啊!”

光忠:“但是你……手机里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男生的照片啊。”

秋寂:“那只是普通同学啊!我手机里也有很多你们的照片啊!”

光忠:“那为什么你的速写本上画的全是他。”

秋寂:“也有画你们啊!”

光忠:“这不一样,你拍全本丸画全本丸,但是现世里的男生你只拍他一个画他一个啊。”

鹤丸:“可恶…已经喜欢到这种地步了吗!”

秋寂:“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讲啊咪酱……药研你啥时换的出阵服??”

药研:“大将,请允许我去现世柄通了那个诱拐您的人。”

秋寂:“他没有诱拐我啊??!”

光忠:“你还是自愿的吗。”

秋寂:“等一等,这发展有些不对。”

鹤丸:“没什么不对的,我们只是对于你早恋在展开评论。”

秋寂:“所以说我没有早恋啊。。”

光忠:“那你为什么……”

秋寂:“停一停,无限循环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咱们不要做。”

鹤丸:“你啊,要什么年龄做什么事啊,现在是学习的年龄就不要谈恋爱嘛,你知不知道影响学生学习的两大boss是什么?就是……”

秋寂:“打住,你再说手机我就交家长了。”

鹤丸:“这个不行,任务还是要肝的,本丸还是要回的。”

秋寂:“那就闭嘴。”

鹤丸:“但是怎么看怎么不正常啊,那么多他的照片和速写,你整个人都散发着『我好喜欢他』的气息。”

秋寂:“只是拍个照画个画而已啊……还记得当初侵占我手机和本子的是谁吗。”

鹤丸:“是我”『骄傲』

药研:“现在闭嘴我放你一条生路。”

光忠:“想和我手合吗鹤先生。”

鹤丸:“……所以说不还是基于喜欢吗。”

药研:“安排上了。”

光忠:“歪,万屋吗,我订购的鹤顶红有货了吗。”

鹤丸:“……真是恶毒啊。”

秋寂:“其实……就算我真的有喜欢的男生也没什么关系吧,人家对我没兴趣,我早都知道了。”

光忠:“啊,对不起。”

秋寂:“倒也没到这种地步。”

……

药研:“大将……”

鹤丸:“那个……”

秋寂:“你干嘛要那种表情啊我害怕。”

光忠:“这是很复杂的感情。”

秋寂:“感情这东西有多复杂?我喜欢他是我的自由,他不喜欢我是他的自由,至于他喜欢谁这不是我能干涉的事情,他没法儿阻止我喜欢他,我也没法儿阻止他喜欢我,总归是自身不够优秀,或者没缘没分,我刚上高一而已,怎么可能是那种爱的死去活来的,不现实。”

鹤丸:“你年纪这么小到是看的挺开啊。”

秋寂:“之前上街都有小孩子叫我阿姨了好吗。”

鹤丸:“噗嘿嘿……”

秋寂:“所以说我不是那种没事儿就作妖的人,狗血言情剧我演不来,你们也别太敏感了啊。”

鹤丸:“对对对明明就是小光……”

光忠:“这次确实是我……”

药研:“也不能这么说……”

秋寂:“大老爷们儿一个个咋跟个姑娘一样?”

秋寂:“你们看看我,你们连个姑娘都不如。”

鹤丸(猛扑):“这不是太担心你了吗,总之我还是你最喜欢的男人实在是太开心了……哎你别动让我抱会儿…”

药研:“鹤顶红给我。”

光忠:“不,我要亲自动手。”

鹤丸国永

同好友一期一振,莺丸友成是同一所高中上来的同学,经常被两人嘴上嫌弃其实关系好的不行
常被误认为和贞宗家的物吉是兄弟
和烛台切光忠,大俱利伽罗,太鼓钟贞宗是关系很好的朋友
大俱利伽罗和鹤丸是竹马竹马
父亲五条和三条是师徒关系,进而和三日月相识
莫名的宠粟田口家的平野
口头禅是人生需要惊吓

刀剑学院pa的想法,人物三日月宗近

从小到大都在想怎么把五条家的那只鹤拐回家
小时候心满意足的晚上学了一年美滋滋的想和鹤丸一起进入小学结果发现鹤丸一家已经搬去外地了简直五雷轰顶
泪流满面的考上大学见到了心心念念的鹤实在是太开心了
下一秒就发现鹤丸竟然有别的青梅竹马了
因为这点一直看不惯大俱利伽罗
出乎意料的痴汉属性
生活不能自理的大少爷(bushi
口头禅是哈哈哈甚好甚好

肝了一整天终于在活动第一天接回sada的秋寂

秋寂:“咪酱啊你看!我给你把sada带回来了!活的sada!”

光忠:“主公别闹了,我的房间已经塞不下阿贞的周边了。”

秋寂:“你转头看一眼啊咪酱!我说的是真的!”

光忠:“不,我也不想看鹤先生的cos,眼睛辣一次就可以了。”

秋寂:“这次是真的啊!”

光忠:“我不信啊。”

秋寂:“……好气哦。”

光忠:“生气的话就早点把阿贞带回来吧。”

秋寂:“……可是我这次是真的带回来了啊……”

光忠:“呵。”

鹤丸:“啧啧啧。”

秋寂:“……sada你说话。”

sada:“让各位久等啦!嘿嘿,开玩笑的,我就是他们口中的阿贞!”

光忠:“也别想用语音条骗我。”

鹤丸:“啧啧啧!”

秋寂:“……行吧你这辈子也别想见到sada了,sada鹤丸咱们走不理他,长船派的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鹤丸:“好嘞。”

sada:“嗯嗯走吧。”

光忠:“唉真的是越来越不……嗯?!!语音条没有这一句啊!!!”

180°大转头

光忠:“阿贞!!!”

秋寂:“呵你不是不信吗!男人!”

光忠:“我错了……”

秋寂:“我今天第一天开活动从早上七点肝到晚上十一点才和极短一队回家结果你跟我说你不信!不信!”

光忠:“我错了…………”

鹤丸:“诶呀主公别这么生气嘛小光也不是故意的,要惩罚的话就让他出去无缝远征不给他看阿贞就好啦我聪明吧。”

秋寂:“好想法。”

光忠:“我反对”

秋寂:“闭嘴。”

sada:“诶嘿嘿。”

秋寂:“来人呐把烛台切光忠给我拖下去无缝远征!”

长谷部:“到!!走吧烛台切。”

光忠:“……”

长谷部:“不要试图反抗,我满级了你现在打不过我。”

光忠:“……你们两个这辈子也别想吃我做的饭了。”

秋寂:“呵我有sada我怕你?”

光忠:“好气哦。”

sada:“再见呐咪酱。”

鹤丸:“再见啊小光。”

大俱利:“贞。”

sada:“哦哦这不是伽罗吗!”

鹤丸:“诶呀小伽罗也来了啊。”

光忠::“……真的好气哦!”

看到秋寂和一个男人抱在一起的同学切光忠

秋寂:“咪…咪酱!你听我解释啊!”

光忠:“我并不怀疑我的眼睛有什么问题所以应该不需要解释,和那个男生在一起开心吗,玩野了连家都不回了是吧。”

秋寂:“我没有啊!!我和真的他只是普通朋友啊!咪酱你信我啊!”

光忠:“普通朋友会抱在一起??现世应该还没有那么开放吧你可是在东方国家。”

闻声寻来的鹤丸

鹤丸:“小光啊……你这么大声干什么啊,她还是个孩子你这么训下去她要哭了哦,有什么事都要好好说嘛……”

光忠:“呵要是换你发现她大晚上的不回本丸担心的去现世找结果发现她在路灯底下和一个男生抱在一起我看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鹤丸:“……………………………”

鹤丸:“赶紧的给我描述一下他的外貌老子现在就去现世砍了!!拐我家主公能耐了他!”

光忠:“现在重要的应该是这边,不是要解释吗说吧我听着。”

秋寂:“………………他是我初中三年的同桌关系比较好现在升入高中了好久不见就出去玩了一天然后晚上他怕我不安全打算送我回家在我家小区门口突然之间不舍之情泛滥我俩平时又玩的比较好所以就拥抱一下以表告别谁知道刚抱上就被你拉开了……呼呼累死了。”

光忠:“所以你俩还是依依不舍的离别的拥抱是吗。”狰狞

秋寂:“……为什么你还是那么生气。”

光忠:“我不该生气吗,你是一个十六岁的女生,男女授受不亲你不知道吗还跟别的男生这么亲密!?”

秋寂:“……我在本丸不也经常抱咱家刀吗。”

鹤丸『插嘴』“哎呀那不一样,他跟我们能比吗。”

秋寂:“怎么就不能比了,算起来还是他认识我比较久诶!”

鹤丸:“……你这情商。”

光忠:“是吗,你的意思是我们比不上他?”

秋寂:“我没有这个意思!”

光忠:“行,看来你长大了翅膀硬了我的话都不听了。”

秋寂:“咪酱……”

光忠:“我去远征7天先冷静一下,你和你那男同学去吧,玩的开心。”

秋寂:“呜……怎么办啊鹤球咪酱真的生气了哇——”

鹤丸:“其实我也挺生气的,就算玩的再好也不应该那么晚了还不回家还和他抱在一起。”

秋寂:“但是……”

鹤丸:“没有但是,你还记得你来本丸半个月那会儿我就因为大半夜在你房间待着小光气成什么样了吗,快去和他道个歉吧。”

秋寂:“我知道了,但是……”

鹤丸:“诶呀没有那么多但是,我们还能害你不成。”

秋寂:“……那…那我去了。”

一星期之后

光忠『心情很好』:“不好意思啊主公,我回来之前还去了趟现世。”

秋寂:“……干…干啥去了?”

鹤丸:“我知道我知道,他去发恐吓信了。”

秋寂『抬头望天』:“大兄弟我对不起你啊……”

哈利波特简直太棒了!!格兰芬多简直太美好了!!
决定了!看完就写格兰芬多婶!!

希望可以越来越进步

当然也希望有人会喜欢我的文

刀剑乱舞/阴阳师/fgo【新人御主】

透明写手

偶尔会写联动

支持点文,除非踩爆雷电都会写的

本命鹤丸国永
初始刀清光

这两位是底线

关于文笔啊,设定啊,史实啊,人物理解ooc方面的意见欢迎私信或者留评论

说实在的我需要大量的意见来改正我的缺点

跪求大量意见

小红心小蓝手爆加好感度

看到我的文的小可爱关不关注随你们啦,只要看的开心就好

审神者今天要离职了

审神者今天要离职了。

毕竟签的不是终身合同,家里人怕危险,爸爸妈妈打了很多电话催审神者赶快回家。

审神者想了很久,很久。

她想给自己的父母尽孝,她一直是一个孝顺的好孩子。

她决定离职。

她每天看着本丸里的大家吵吵闹闹。

她用力的看,想把这些人,这些事,全部印在脑子里。

忘不掉的那种。

她想啊。

这些人,这些事,可不是看一天少一天吗。

审神者很大,很懂事。

她只是平平静静的等待那一天的到来。

她为本丸的大家争取到了不被清除记忆回收的机会。

但是她不能在陪着他们了。

说好的永远陪伴在你们身边,我食言了。

她想。

她笑着揉了揉五虎退的头发,把怀里的小老虎抱起来。

很温暖。

她又想。

以后他们会接回很多兄弟,伙伴。

然后会开很多聚会。

肯定又会灌我……

哦,

那时我就不在本丸了。

审神者略微有些伤感。

这一天

审神者就坐在那里。

从晨练

看到出阵

又看到晚饭

最后大家都去睡觉了。

审神者回房间拿起箱子。

里面有职位证书

还有短刀们为她编的花环。

那是她一周年收到的礼物,

被她好好的保存了下来。

审神者走啊。

走啊。

她路过了一个房间。

她笑着看了看她的初始刀

那个喜欢打扮的可爱的少年。

她又看到了另一个与她不甚熟悉的少年

她也对睡梦中的他笑了笑

留下了一瓶指甲油。

她路过了第二个房间

内疚没有为他们带来兄长

那些孩子啊。

审神者想

都很温柔呢。

她留下了一些糖果

悄然离去。

第三个房间

她留下了一件崭新的斗篷。

第四个房间

她留下了一只尖叫鸡。

第五个房间

她留下了一盒茶叶。

第六个房间

她留下了一个抱枕

蓝色的

很温暖。

第七个房间

她留下了一句抱歉

那个总是笑着为她带来幸运的孩子

却是蜷缩在空无一人的屋子里陷入梦乡。

第八个房间

她放下了一摞照片。

和一张世界地图。

第九个房间

她摆放了

用保鲜膜细心包住的油豆腐。

……

最后的最后

她走了进去

在那人的额头

留下一个沾有泪水的吻。

她关好了房门。

轻手轻脚的提着箱子向门口走。

还有一步的时候

审神者回头。

她意料中的静谧并没有存在。

她看到了

属于她的光。

温暖

而明亮。

让人忍不住化作那飞蛾。

他们走上前。

替审神者整理好衣领

收拾好头发

送上一个微笑

最后

像无数次送审神者出门那样

两只手搭上了背后。

他们轻轻一送

审神者就迈出了最后一步。

她擦去眼泪

最后回头看了一眼。

她看到了

那红色的

和紫色的光

非常迷人

炽热

而又幸福。

审神者今天要离职了。

她在本丸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

“以后也要多多关照!”


一定会的。

一天任务清零所以很骄傲的秋寂

秋寂:“我用一天时间把挖地任务清零了哦,快夸我快夸我。”

药研:“恕我直言大将,您现在仅仅达到了平均水平。”

秋寂:“我不管我就是要夸,药研大坏蛋,姥爷你快夸我。”

鹤丸:“真厉害。”

秋寂:“为什么如此不走心,不行再来一遍。”

鹤丸:“啊!这就是我们聪明可爱机智善良勇敢无畏天生丽质霸气侧漏邪魅狂拽智商超群极具魅力温文尔雅风度翩翩彬彬有礼天下无双眉清目秀吹弹可破人面桃花英俊潇洒气宇不凡玉树临风仪表堂堂风流倜傥面如冠玉风度翩翩美目盼兮清新俊逸酷到爆的审神者大人啊!一天挖完地简直太厉害!太厉害了!”

秋寂:“……我怎么从来没发现姥爷您这肺活量这么大。”

鹤丸:“三明老爷子教我的啊,不管是什么越大越好。”

药研:“所以鹤丸老爷您理解的是……?”

鹤丸:“不管是哔——还是肺活量只要越大就越好啊。”

秋寂:“啧啧啧世风日下世风日下。”

鹤丸:“主公啊——不如你来试试。”

秋寂:“容我拒绝。”

鹤丸:“太伤鹤心了,我只是想和主公比比肺活量而已简直太伤鹤心了!”

秋寂:“你还记得你一千来岁了吗鹤丸?”

鹤丸:“不记得。”

秋寂:“算了你说吧怎么比。”

鹤丸:“嘿当然是——”

秋寂:“算了你还是别说了,看你笑的那样我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话。”

鹤丸:“哎呀不要这么无情,来来来比一下又不会掉块肉。”

看着越发逼近的鹤丸,秋寂选择了——

“咪酱!!!”

光忠:“怎么了主公!!”

巴形:“怎么了主公!!”

药研:“怎么了大将!!”

秋寂:“在我的印象里我只叫了光忠一个人……而且按这个发展长谷部怎么没来?”

鹤丸:“他出去远征了。”

秋寂:“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巴主任啊要不你回去吧,你才27级来凑什么热闹。”

巴形:“……”

鹤丸:“哈傻了吧!”

光忠:“还记得我是开荒主力吗鹤先生,你还比我低二十级呢。”

药研:“需不需要45级的极短教你做人啊鹤丸老爷。”

鹤丸:“……”

秋寂:“哈傻了吧!”

光忠:“主公啊鹤先生我们就带走了,给您的奖励点心我带过来了哦。”

药研:“我刚刚也去为您泡了茶,好好享受假期吧大将。”

秋寂:“谢谢!你们俩都是小天使!”

药研:“嘛……大将您叫着开心就好。”

最可爱的你

“加州清光!”审神者张开双臂挡在刚刚出阵归来灰头土脸的付丧神面前。“你为什么躲着我!”

事情要从半个月前说起,在某个夜晚的例行反思时,审神者猛然发现,向来与她形影不离的初始刀,加州清光,最近似乎有点躲着她了。

出阵会提前写好出阵报告交给同一部队的压切长谷部代为上交,向来以主为天的长谷部当然不会拒绝。伤口等到大家修复完成才偷偷避开审神者领了加速符去手入室,管理手入室的药研藤四郎曾经在战场受过他的保护,自然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连轮到近侍时,以往比谁都开心的付丧神也很少进审神者工作的房间了,午饭由烛台切端进去,文书工作搬到隔壁的房间处理,处理完毕的公文也贿赂了狐之助相送。

十七八岁的少女,正值敏感时期,一点点风吹草动都能脑补一出家庭伦理剧,清光此时的不正常刚刚好给了她能写出一部长篇小说级别的素材。

这不,在短短半个月时间里,她已经想出六个版本的be结局了。

时空传送阵前,站立在出阵部队面前的审神者抱着两枚金刀装和一枚极御守望着天空。又是被清光避开的一天呢,审神者这么想着。

把清光的那份刀装和御守拍在大和守怀里,她气冲冲的往阁楼走,心里挨个问候了清光祖宗十八代……等一等,清光有祖宗吗,审神者突然停下脚步认真思考。

同时,阿津贺志山,大和守在出阵过程中抽空和清光进行了一场深入的交谈,没人知道他们聊了什么,只是大和守大声骂了一句“大笨蛋清光!”然后一连斩了三把大太刀,完美的抢了原本属于长谷部的誉。

哦忘了说,这次拿誉的奖励是和审神者去现世出差的随行人选。

压切长谷部简直要改名叫大和守切长谷部了。

让我们无视长谷部的愤怒,很快就到了去现世出差的那天,然而审神者在一干送行人员中并没有看到自己的初始刀。

【个小没良心的】

她暗自吐槽。

在现世的三天非常美好……至少回程路中的大和守这么想着,他抱着冲田总司的各种周边图书走在审神者侧后方,看似悠闲却时刻注意周边的情况。

审神者没急着心疼自己减肥成功的钱包,她更心疼自己浪费的脑细胞和体力。

她给自己安排了超量的工作,工作时愤愤下笔划拉信纸,决心不去想那个大笨蛋清光。

【人类的感情真是可怕】坐在审神者对面陪同的大和守这么想着。

让我们回归开头,三天前刚刚和审神者从现世回来的大和守没想到她会来这么一出,审神者用力瞪着躲在大和守身后拼命把头往下低的加州清光,伸手就要抓他出来。

“不要!”

清光死死攥住大和守背后的羽织,他的反常表现让在场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喂……”鲶尾戳了戳旁边骨喰的胳膊“你掐我一下,我不是在做梦吧,那可是最宠主公最粘主公的加州清光啊……嘶痛痛痛!”

他小声痛呼,一边揉腰一边看着清光的眼神越来越不对。

庭院,审神者放下了手,吸了下鼻子“我知道了”把给出阵队伍的点心盒子拍在大和守怀里,转身回了房间。

大和守安定手忙脚乱的抱住盒子,看看主公又看看清光,最终叹了口气拉起加州清光回了部屋,还不忘把盒子递给排在后一位的药研藤四郎。

药研把盒子又抛给长谷部,自己把盔甲和本体卸下交与骨喰而后径直前往审神者的房间。

“药研…”审神者在床脚把脸埋在被子里,跟自家初锻刀讲“我难受。”

短刀没有接话,只是伸手拨弄审神者头顶翘起的头发。

“我没想过有一天我俩会这样”她吸了下鼻子继续说,声音闷闷的“这么长时间了他还没这样过,我以为我们俩肯定能好好的,到底哪里不对了”

审神者没有逻辑的乱讲,她现在心里很乱。

“你说他是不是讨厌我了,还是怪我什么了?”

药研只是收回手,看向房间门口——门口站着和他一样卸下盔甲的加州清光。他知道肯定有人要来,故意没有关门。

【进来吧】药研的眼神这么告诉他。

“大将,有什么想知道的还是跟本人好好聊聊吧。”

药研轻手轻脚的走出房间关好门,路过清光时拍了拍他的肩膀。

【好好说】这次是做了口型。

【我会的】清光同样无声回答。

“呐,啊路基…”清光坐下了药研刚刚起身的地方,只是看着审神者的背影说。

“我刚刚都听到了,抱歉……”

“我没有讨厌你,更不会怪你,因为是你。”

“你还记得半个月前,你跟乱说你的阴阳寮里有一个叫般若的小妖怪超级可爱吗?”

“当时乱问你和我相比谁更可爱,你说是他。”

“我很害怕,怕我在你心里不是第一位了,所以我不敢让你看到我不可爱的样子。”

“出阵归来没有清理好时不敢见你,手入过程中浑身是血不敢见你,吃饭的时候不可爱不敢见你,帮你处理工作时不能像长谷部一样完美的完成也不敢见你。”

“我很怕,怕你认为我不可爱,就不会第一喜欢我了。”

“所以对不起,我没能考虑你的感受,我以后会更加努……”

审神者翻身拽起枕头拍在他脸上,组织了他未说完的话语。

“所以说清光就是大笨蛋!”

她用哭腔喊。

“就算你不是最可爱的你也是特别的,我喜欢的不是你的打扮而是你!是你加州清光!”

她擦掉眼泪。

“我从来没有嫌弃你,对我而言你就是最好的,所以,所以……”

审神者睁大眼睛看着他。

“所以你以后不要再这样了!”

“我喜欢加州清光!”

她喊出最后一句,然后身体向前倾,把脸埋在清光怀里。

加州清光不敢相信,他扶着审神者的肩,让她把脸露出来。

“您,您能不能再说一遍?”

审神者深吸一口气。

“我说,我喜欢——”

话没说完,加州紧紧抱住了审神者。

“太好了,太好了……”

原来您还是爱着我的。